当前位置: 5197.com新浦京 > 中国军情 > 正文

5197.com新浦京有些人蠢蠢欲动非常愚蠢,澳高官不

时间:2019-11-24 05:30来源:中国军情
在刚过去的7月里,无论是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对日本首相忘记历史伤害的“示好”,还是澳外交部长毕晓普在接受采访时对中国毫无道理的“示强”,都引起中国民众的反感以及澳大利

  在刚过去的7月里,无论是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对日本首相忘记历史伤害的“示好”,还是澳外交部长毕晓普在接受采访时对中国毫无道理的“示强”,都引起中国民众的反感以及澳大利亚有识之士的不满。阿博特及毕晓普发表的一系列言论似乎有意亲近日本,但却给澳中关系蒙上浓重阴影。这究竟是阿博特政府在外交上的不成熟,还是真有挑战中国之嫌?澳大利亚前外长、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鲍勃·卡尔教授近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阿博特发表的是错误言论”,“毕晓普需要对自己的言论作出解释”。卡尔是澳知名的政治家,2012年至2013年在吉拉德内阁任外长期间重视发展澳中关系,并表示“中国确立大国地位对世界有利”。卡尔希望澳大利亚能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并在任何场合都表明和重申澳的中立立场。阿博特总理不该发表错误言。

5197.com新浦京 1 资料图: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

  环球时报: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7月8日在与到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谈时,公开表达钦佩日军在二战期间表现出的“使命必达”精神,但众所周知,包括澳大利亚在内,亚太地区很多国家和人民都曾在二战期间遭到过日本侵略和伤害。您对阿博特的表态怎么看?

  “澳中关系对澳大利亚极为重要。”8日,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在堪培拉议会大厦对到访的中国外长王毅这样说道。阿博特去年称日本是澳“在亚洲最亲密的朋友”的说法曾被认为是“争议性言论”。7日,在与澳外长毕晓普举行第二轮中澳外交与战略对话前,王毅说,“中国也许不是澳方目前最亲密的朋友,但中方愿意成为澳方最真诚的朋友”。这番讲话引起外媒热议。

  卡尔:我认为,这是澳大利亚总理的错误言论,无论如何他都不该这么说。他不顾二战期间中国遭到日本的侵略而这样说,是不恰当的。

  王毅是在与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会见记者时说这番话的。《环球时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当天的发布会非常引人关注,包括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澳联社、法新社等20多家媒体前往报道。《悉尼先驱晨报》称,中国外长对阿博特政府采取微妙抨击,这一评论明显指的是阿博特去年争议性的言论。那种说法违背了不对外交关系进行排名的普遍规则。中国外长意在“敲打”澳政府。不过与此同时,王毅盛赞澳大利亚,敦促澳成为东西方之间的一座桥梁。

  环球时报:安倍访澳期间,澳大利亚与日本签署了防卫装备及技术转让合作协议,是否说明澳日关系更趋于紧密?

  “中国要求某些国家不要直接卷入南海领土争端,不要干涉,也不要添乱”。美国《商业周刊》8日报道说,在中澳外交与战略对话中,中国外长提出在南海问题上应当做到“四个尊重”,包括尊重历史事实、尊重国际法规、尊重当事国之间的直接对话协商以及尊重中国与东盟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努力,并表示“希望域外国家在南海问题上发挥建设性作用,帮忙而不是添乱”。该报道援引一名专家的话说,“王毅没有点名,但这条信息是发给谁的很明显。美国一直在南海争端中非常活跃,还同一些声索国加强了军事关系”。

  卡尔:对于阿博特政府与日本签订的防卫装备及技术转让合作协议,我的观点是,澳大利亚可以并且可能从任何一个国家进口防卫装备,因此从日本进口并不能说明澳日之间有何特殊关系。但我始终认为有一点非常重要,澳大利亚应该在任何场合表明和重申澳的中立立场,特别是对于中日在东海的争议。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庞中英8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王毅的讲话也给澳划出底线。美国是南海的预备力量,其实澳大利亚也是很大的预备力量。如果澳想做好事那就是桥梁,想做坏事,就要以中澳关系为代价。澳大利亚不应该冲在前头,但就是有些人蠢蠢欲动,非常愚蠢。

  澳日只是合作伙伴,并非同盟

  澳大利亚SBS广播电台8日报道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今年11月访问澳大利亚,参加在布里斯班举行的G20峰会。毕晓普在记者会上说,澳中关系是强劲、成熟和不断发展的。澳大利亚正同中国商议今年晚些时候达成自由贸易协定,这将进一步加强这种双边关系。

  环球时报:有人说,澳美、澳日是真正的同盟关系,澳中主要是经贸关系,您对这些看法有何评价?

  庞中英说,中澳相互依存关系短期内不会逆转,长期可能进一步深化。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但又与澳大利亚在政治制度和价值观等方面有分歧。但这不是中国的问题,是澳大利亚的问题。中澳别无选择,只能管理差异。中国可能成为最大的经济体,太高估自己,澳大利亚会因此错过很多机会。相信来自中国的声音,澳大利亚政府可以听懂。

  卡尔:澳大利亚与美国签署安保条约,因此澳美之间确有同盟关系。但澳大利亚与日本之间并未签署任何同盟条约,所以澳日只是合作伙伴关系,并非同盟。

5197.com新浦京, 

  我同意目前澳中关系主要集中在经贸领域合作这个说法。的确,日本也日益成为澳大利亚的重要客户,特别体现在天然气交易方面。但作为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我收集的一组数据可以说明,澳中之间的经贸合作关系不断发展,而且远比澳日间的经贸合作关系重要。中国人口约为14亿,日本约为1.28亿;中国的“中产阶级”人数正在迅速增长,2010年约为1.5亿人,预计到2021年将增长至6.7亿人,这远比日本的人口总数还要多。这对于澳大利亚的服务业发展是强劲的推动力,也是非常有利的市场保障,特别是教育业、旅游业。因此,基于我的研究,未来澳中关系将越来越重要,特别是在今年签订澳中自由贸易协定之后。

  环球时报:您是否认为,澳大利亚当下已找到升级澳日关系的方式?

  卡尔:从此次安倍访澳的成果来看,可以暂时这么认为。但我相信中国领导人访澳一定会带来更多的成果。对阿博特政府来说,如何热情接待中国国家主席的到访将是一次重大挑战。

  澳应在东海和南海问题上中立

  环球时报: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前不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将勇敢面对中国,以捍卫和平、自由价值观和法治”。她还说:“中国不尊重弱者”。您认为,她是依据什么得出这样的结论?

  卡尔:她需要对自己的言论进行解释。我不清楚她是基于什么得出这样的结论的。

  环球时报:那么,您怎么看澳大利亚的对华外交政策?

  卡尔:澳大利亚政府高度重视澳中关系,双方都认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澳中关系建立在澳大利亚人民广泛支持的基础上。2013年4月,我曾和时任总理吉拉德访华,与中国领导人达成进行年度“战略对话”的协议,这是澳中战略升级的关键一步。

  我认为澳中关系的发展对双方来讲都是挑战。一些人认为,我们可以将澳中关系推上一个新高度,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应该怎么做,澳大利亚正在寻求更好的方式。现在,我们成立诸如澳中研究所这样的智库机构,也是希望能照亮澳中关系的发展之路,探索出提升澳中关系的更好方略。

  从外交角度上讲,我认为,首先,澳大利亚政府没有必要在朋友之间做出取舍,我们可以与中国和日本都建立良好的友谊。其次,澳大利亚政府在面对中国与日本的分歧时,应坚持中立立场。澳政府有必要在任何场合明确表明中立立场,最重要的是,应让中日双方都了解澳大利亚在面对一些分歧问题时不存在任何偏向。我认为,澳大利亚在任何情况下,面对中日的分歧都应恪守中立立场,与国际法保持一致。

  环球时报:澳中关系如何发展才真正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

  卡尔:澳大利亚可以与中国和日本都建立友谊关系,但澳大利亚需要认清的是,澳中之间的经贸合作关系比澳日经贸关系要重要得多。澳大利亚需要寻求新方式来提升澳中关系。

  我认为在处理澳中关系方面,澳大利亚和中国双方都需要更积极地创造更多交流机会,来促进关系的升级。在处理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比如东海和南海的争议,澳大利亚可以并且应该做到站在中立立场上,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

编辑:中国军情 本文来源:5197.com新浦京有些人蠢蠢欲动非常愚蠢,澳高官不

关键词: 5197.com新浦京